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大了经济下行压力,防范化解各种风险、为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服务的重大现实意义更加凸显。

“当前和下一阶段,是国内金融中心城市利用好金融资源,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更好服务经济稳定和社会稳定和谐的重大机遇期。”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说。

日前,中国(深圳)综合发展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三次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报告(CDI CFCI 13,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冲击的背景下,中国金融中心整体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势头,31个金融中心中有25个新实现不同程度的得分增长,仅有6个中心综合竞争力得分略有下降。

报告显示,上海、北京、深圳是地位较为突出的三个国家级金融中心,其综合竞争力得分增速明显高于区域中心平均水平。在区域金融中心中,南京作为六朝古都,已经从辐射长江流域的金融强市,转变为我国重要的区域金融中心。

报告显示,南京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全国排名第8,在28个区域金融中心中排名第5,东部沿海地区仅次于杭州。其中,金融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金融市场规模和金融生态环境在全国28个区域金融中心中排名前十。“过去十年,南京在中国CFCI综合竞争力方面一直位居前十,在28个区域金融中心中排名前六。在金融中心发展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在东部沿海地区重要的区域金融中心地位突出。”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末,南京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达8.82万亿元,约占江苏省的24%。1-11月,全市证券交易量达32.99万亿元,约占全省总量的37%。保费收入达828.8亿元,约占全省的22%。南京金融业增加值、存贷款余额、证券交易量、保费收入等主要金融指标位居江苏省第一、全国前十。“2021年前三季度,全市金融业增加值达到1492.91亿元,占GDP比重达到12.5%。预计全年金融业增加值将超过2000亿元。”南京市财政局表示。

在构建现代金融产业体系方面,南京大力发展科技金融、文化金融、供应链金融、绿色金融、知识产权金融。在中国人民银行的领导下,科技金融改革试验区有序推进,打造了“互联网+金融+知识产权”的知识产权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院合作的南京金融科技研究创新中心、南京数字金融产业研究院、SAS金融科技中心等领先金融科技机构落户南京,推动数字资产登记结算平台、数字普惠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等数字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江苏股权交易中心率先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的区块链建设试点资格,率先实现与中国证监会监管区块链的业务互联互通。

在金融服务主体方面,南京建立了融资性担保业务补贴与风险补偿机制、股权质押融资风险补偿机制和小额贷款履约保证保险机制。开通江苏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南京分平台、南京金夫等线上融资服务平台。制定金融支持“四个创新”的“1+N”工作方案和金融支持产业链高质量发展的“1+8”工作方案。启动实施企业上市“宁杭行动计划”,与深交所、上交所、港交所开展战略合作,共建“南京科技金融路演中心”“南京资本市场学院”“科创板企业上市培训中心(南京)”,通过多种渠道推动企业通过境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上市融资。当年,全市金融机构新增信贷4659亿元,普惠小额贷款、绿色贷款、科技贷款保持较快增长。

在区域金融开放方面,南京出台《南京自贸区金融创新发展十条措施》,在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场景应用、货物贸易外汇电子单证业务等领域实现江苏自贸试验区首批创新实践。建立泛长三角地区十市金融创新合作联盟,推动区域城际金融市场联动、金融产业融合、金融管理创新等深度合作。南京已成为苏皖赣三省金融业务量最大、机构数量最多、业务类型最全、服务功能最强的城市。

在金融监管方面,南京在江苏率先研究制定融资担保、小额信贷等地方金融业态监管指引。构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1+7”组织体系,有效遏制非法集资高发态势,加快旧案处置,全面完成P2P机构网上退休,持续降低本地交易场所存量风险,有序推进重点企业债务风险化解,全市金融风险呈现高水平缓释和整体收敛态势。

不过,报告也指出,南京金融中心发展还存在一些不足。一是从金融行业表现来看,金融从业人员总数偏低;二是金融机构实力方面,南京保险机构和地方金融组织发展相对不足,机构数量、资本实力和区域影响力相对较弱;三是金融市场规模方面,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发展相对不足,本地上市水平与杭州、广州仍有一定差距。第四,金融生态环境方面,领先城市在医疗、生活质量、专业中介服务、政策环境、国际影响力等方面差距较大。

南京市金融局表示,未来将进一步优化科技创新金融政策体系,充分利用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市场,积极推进科技创新改革创新,加快建设线上线下一体化金融服务平台。“力争到2025年,把南京建设成为都市圈金融要素配置的重要枢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辐射带动区域金融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战略支点,基本建成具有持续创新能力、专业特色和国际特色的重要金融中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